羞羞鬼域名永久有效,其他网站均属盗版网站.独家原创鬼故事请认准: xiuxiugui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长篇鬼故事 >

鬼话闲聊之绛珠仙草夜惊魂

作者:采集侠 发布时间:2020-10-15 11:36 浏览数:

  大梦三世,醒来时一身汗。

  梦里情景太多,依稀记得的唯有那条大青蛇。

  我为自己汗一把,臂上的酸麻却提醒我,那四姨太也曾让我有过这种感觉。

  那四姨自然是妖媚的,可若拿她比作蛇精,似乎有点说不通吧!

  不由自嘲,定是因为母亲的死对她有成见,才会将这种心思带入梦中,将她想象成蛇精。

  翻身望望窗外,见一轮月牙挂在天顶,料想不过刚过子时,离天亮还有好一会,肚子却不争气地响着。适才想起,大概有一天没吃过东西,便无了睡意,捡了件斗篷穿起。

  廊道上亮着壁灯,昏暗不清的灯光,只免强看清路道。

  入夜的别墅一片死气沉沉。

  这屋子据说是前朝一位王爷的府邸,后来清朝灭了,那王爷为讨好新政府,便将自家府邸拿来充公。

  父亲当时不过是个排长,却屡建战功,上头赏识他,越了层的将这屋子拨赏给了他。

  这一住,便是二十多年,屋子除了换了点家舍,其余的都没换过,就连前后园的花草树木也没换。

  好在那些花木都是难求的珍稀品种,四季轮流开着花,极富生机。

  若换作现代还不一定能寻到这种花木,打理的好,半分不失体面。

  父亲还有另外二处别院,但对这屋子极有感情,于是将这设为了主宅,家中大小事宜都在这里举行。

  想来这屋子载满了他戎马一生的赫赫荣耀,风水自然上好。

  我往前走了几步,没瞧见一个士兵。

  大概是父亲今晚没回府,家中的保安措施松懈了些,不由微微松口气,我大抵还是不想见他。

  一步步走下楼。柔软的珊瑚绒拖鞋,踏着厚厚的天鹅绒地毯,遮去了所有声响。不由暗笑,如此好的隔音效果,若是将个人推倒后按在地上分尸,想必也不会有声响。

  我不知道怎会突生这种念头,可这念头竟是不萌而生。

  厨房的门虚掩着,步进去,打开储藏柜,寻找罐头,却在抬头那会,见窗外站着团黑影。

  那黑影正对着我,眸光晶亮晶亮,不时与我对上。

  心一惊,手中的罐头掉落在地,那黑影闻声跑了开。

  我顾不得捡罐头,追着那黑影去。

  夜风泠冷,吹得我直打寒颤。

  赶忙裹紧斗篷,融入夜色中。

  那黑影越过别墅转角后便没了踪影。

  我站在夜色里,有点不知所措,不得不安慰自己,或许是看错了,打算折回去,却听见一阵凄惨的猫叫声。

  那声音是从后院传来的,后院是那位前清王爷的旧宅,已荒废许多年。

  父亲搬来时,已下令封了那院子,再说府上也没有谁敢私下养猫,因为那位四姨太她居然怕猫。

  这个小道消息,还是在那日回来的路上陈建辉告诉我的,着实让我吃惊。

  后院大门紧闭,门上挂着铁锁。

  我望着高高的院墙,隐约觉得里面有灯光,凑近门缝一看,还真是,只是那灯光隔得远,看得十分模糊,加上忽明忽暗,隐约感觉那是蜡烛。

  心下一惊,里面居然有人!

  转身便想去唤人开门,就在转身那会,又看见那团黑影。

  他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估摸着大概三四步距离。

  夜色太浓,隐约只能瞧清他的轮廓。

  一米八几的身高,看背影还挺健硕,头发三四开分,穿着一身长马褂。那马褂的衣料应该不算差,借着月光,隐约感觉那衣料了竟泛着银色光泽。

  “你是谁?”我壮大胆子说道。

  来人不出声,隔着距离望着我。

 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却感觉他的眸光晶亮深邃的如同黑水晶。

  就凭这双眼睛我断定自己从没见过此人。

  就在我俩对望时,那猫叫声再次响起,这次似乎比上回更加凄惨。

  对面的人不时朝身后的院子望了望,看表情似乎很焦急,突然见他,两臂伸张,轻点脚尖,上了围墙,再次消失在我的视线中。

  我瞧得目瞪口呆。

  这便是传说中的飞檐走壁,如今得以亲眼所见自然惊奇。

  不知站了多久,直至两腿酸麻,我才返回,又有些不甘心,望着身后的院子,打算天亮后再进去瞧瞧。

  我回到别墅,几番折腾饥饿都忘了,待想起时已上了楼梯。

  我想没几个时辰就要天亮,还是忍着,吃点热的吧!

  攀着楼梯往上,也不知走了几级,忽听到最东边的小屋里有响动。

  我停下脚步,细听,像有东西在挠门,还是带爪子的那种。

  有一下没一下,停了一会,又骚动起。

  害得我走一步,歇一步,直竖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动静。

  好不容易走到那屋门前,却没了动静。

  我纳闷地摇头,将手按在门锁上想一探究竟。

  就在我的手刚触到门锁,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。

  惊得我缩回手,却见四姨太身边的王妈已站在我身后。

  “啊!”我惊叫起。

  王妈也被我吓了一跳,拍拍心口抚回神说:“原来是大小姐!”

  王妈瞧着我,又看看那屋,说:“这么晚了,大小姐不在屋内休息,怎跑这来?”

  我适才想起,这三楼是四姨太的地盘(父亲将每层楼依次分给了三房)。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上一篇:来自地狱的美女 <<上一篇 >>下一篇 下一篇:太极古冢

    分享按钮